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收藏投资 > 内容

在骂战中变革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

2014-02-21    来源: 收藏投资导刊   点击:
  去年秋拍,伴随着曾梵志在香港创下的过亿成交天价及苏富比入驻北京的首次拍卖,当代艺术板块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表现出不一样的活跃度,媒体及业内人士的众多解读也是忧喜参半。
 
  这几年,经过了海外炒家的陆续抛售,中国的当代艺术渐渐进入国内藏家“坐庄”的时代,主战场也由曾经的伦敦及纽约转战至北京和香港。从这几年的拍卖数据来看,今年秋拍中的当代艺术展现出不一样的活力及表现热点;从市场调整来看,2006年左右造就的一批单价破百万甚至千万的艺术家已被市场无情“洗牌”,一些炒作明显的年轻艺术家逐步退出二级市场。同时,部分艺术家作品的成交已然找到了供需平衡点,作品价位呈现出稳中有升的态势。
 
  F4为何会走下“神坛”?
 
  以F4(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王广义)为代表的一类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近两年被骂得都直不起腰了。这些言论的传播必然会影响到中国“土豪”的购买思路。今年,比较经典的骂战当属著名的万达集团在拍下毕加索的《两个小孩》后,郭庆祥旗帜鲜明地批判中国当代艺术全是抄袭西方,是艺术品市场的“垃圾”。
 
  “无知!”不少批评家对此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秋拍刚过,对于当代艺术板块,媒体报道多是“中国当代艺术开始和F4说No”、“当代艺术:天价难掩弱市”、“中国当代艺术危险了”之类的言论。不仅仅是最近,在市场逐步走弱之后,这种对当代艺术的尖锐批评就不绝于耳。回想去年秋拍,香港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拍卖专场”中很多带有显著中国当代艺术符号的作品无人问津,流拍率达27%。因此,拍卖当天被媒体戏称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黑色星期天”,公众眼中的F4也就此走下天价“神坛”。
 
  从本文表1呈现的前6年拍卖数据中可明显看出,除去方力钧之外,其他几位F4成员所占的市场份额在逐年递减。今年秋拍,张晓刚上拍的12件作品中3件流拍,其中《黄色婴孩》低于估价成交,撤拍一件。此外,岳敏君在今年秋拍中仅上拍6件拍品,成交总额与2007年、2008年相比有大幅下滑。方力钧的上拍作品也有5成以上低于估价成交。分析这几年的拍卖交易数据还可发现,以F4为主的一些明星艺术家的大件作品出现频率在逐年降低,这种现象既可以解释为“惜售”,也可以解释为流通性和变现能力走低,无人接盘。另外,此类艺术作品在秋拍现场竞价并不激烈,基本都在估价左右成交。一方面,说明估价普遍有偏高趋势,另一方面也说明明星作品有价无市,藏家不看好未来增值空间。
 
  仔细分析,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与价值判断关系不大,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在于资本和经济。中国经济在2005年—2007年之间的持续高速发展让持有资本的炒家炒作中国当代艺术的行为太过凶猛,所以,F4在2007年、2008年间的市场曲线其实并不真实,这也必然导致价格走势的极端发展。由于任何投资品在某个时间段都会有一定的顶点,作为投资者来说,在经济下行时谨慎买入也非常正常,自然就会使这些天价艺术家拍品呈现出有价无市的尴尬局面。
 
  但是,有众多大藏家托盘的F4群体也不至于出现全面崩盘。比如今年北京保利秋拍中的方力钧作品《1997·1》险些遭遇流拍,后以2875万元的价格被晋商张小军以私洽形式收入囊中。此幅作品曾被“俏江南”老板张兰在2007年北京保利秋拍以1030万元购得,具体算来,每年收益率也已高达30%。另外,综合文中表格来看,张晓刚与方力钧的表现要优于岳敏君和王广义。这跟艺术家的绘画表现方式、藏家群体以及艺术家出书、办文献展、开研讨会等学术梳理都有着直接的关系。
 
  如何解释逆市上涨的曾梵志
 
  相比较低落的F4而言,今年的曾梵志彻底火了一把。从表1中可以明显看出曾梵志近6年的交易总量呈逐年递增的趋势。今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曾梵志的《协和医院系列之三》以65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1.13亿港元成交,成为2013年秋拍市场中曾梵志的第二件过亿作品。这件作品曾在2005年的香港佳士得拍卖中以114万港币拍出,时隔8年时间,涨幅高达100倍。此外,以罗中立、周春芽、刘炜等为代表的另一批艺术家在当代艺术市场洗牌之际崭露头角,成为近年来市场关注焦点。从表1可看出刘炜及周春芽的作品交易值呈现急剧上升的态势,其成交前十位的作品,都为近3年拍出。在今年秋拍中,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以3372万港元成交;刘炜于1994年创作的《游泳》以2028万港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此前的个人成交纪录。
 
  从表1中可以明显看出,纯粹以西方美术理念进行创作的中国当代艺术近几年颇受冷落,比如以蔡国强、王广义等不易被大众审美所接受的作品,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人的审美习惯还停留在兼顾本土趣味和当代艺术概念的特色艺术作品上。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大量资金会辗转流向罗中立、曾梵志、周春芽、刘炜等艺术家。然而,这几位艺术家能否持续一路飘红,不仅要考量艺术家的后续创作表现,还需要市场的雄厚资本。
 
  值得深思的是,今年北京苏富比秋拍拍场,曾梵志的一幅估价500万的《无题No.8》以590万元成交,但是,此幅作品曾以《站立男子肖像》的名称在2011年的北京保利拍场以632万的价格成交过。另外,曾梵志的《天空系列·眺望》曾在2011年的罗芙奥秋拍中拍出856万元,今秋在香港佳士得却以805万元的低价拍出。同样,今年秋拍周春芽作品成交率仅达66%,其中在北京保利秋拍中上拍6幅,流拍4幅。如果说《枇杷树下》并非周春芽代表性作品而屡遭流拍之外,其作品《太湖石》曾于2009年在北京以89万元拍出,2011年在西泠秋拍以310万元拍出,2013年春季在中国嘉德降至280万元求售流拍,这次在北京苏富比再次降至250万元求售,再次流拍。从表4、5、6中可明显看出,周春芽近三年的作品上拍数量均为第一,艺术家不断地供给必然会打乱市场的价格,市场上过多的类似作品及品质上的参差不齐也是很大的问题。所以说,大盘没有什么突破,在这种背景下,艺术家的一线作品及少数明星艺术家的二线作品能够拉上来,但是三线作品流标率还是很高的。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协和医院系列之三》能够表现出如此好的价格,并不出人意料,这件作品在创作之初就是名作,传播价值是无法估量的,这就是比较大的寡头。与此有着同样道理的是,今年秋拍中一些二流艺术家的代表作也被抬高。
 
  相比较而言,与方力钧同是“玩世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刘炜则市场表现稳健。从创作手法上分析,刘炜没有同其他高价艺术家一样“沉醉”在同一种类似表现样式上,他善于在创作中变化和探寻。因此,多变并且具有冲击力的绘画作品也是其价值稳固的重要砝码。
 
  综合来看,不得不考虑此次曾梵志出现天价拍品的背后因素。一般来说,出现天价拍品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艺术家市场价格走高即将达到这一周期的顶点,另一种是艺术家行情持续走低,再不出手可能会被牢牢套死。所以,抛开艺术家艺术价值判断的因素,从市场走势及表现着手分析,藏家应谨慎选择在市场合适点位入手,以防套牢。
 
  下一波热潮是赵无极还是《塔吉克新娘》?
 
  很明显,当代艺术的资金在分流,分到赵无极,分到写实画派,分到学院派代表作及部分年轻艺术家等等。洗牌的逻辑就是以资本为标准,是资本站在哪个角度来思考的问题。
 
  从2010年开始,一些强势的本土资本开始从台湾及东南亚藏家手里接盘赵无极、常玉、朱德群的作品。今年,在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成交的64件作品中,赵无极的作品有10件,总成交额高达2.3亿港元,朱德群作品11件,总成交额近1.52亿港元。其中,此前估价1100万港元至1600万港元的朱德群作品《无题》以6200万港元落槌,创下艺术家个人新纪录,两人作品成交总额占专场的40%。12月3日,在苏富比北京艺术周期间举办的“现当代中国艺术”拍卖上,一幅赵无极1958年的重要作品《抽象》估价3500万至4500万元,起拍后,这幅作品经过了5位电话投标者与3位场内投标者近5分钟的竞价,最终由现场买家张小军竞得,8968万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全球范围内赵无极作品销售纪录的最高价格。同场上拍的赵无极另一件拍品也以4484万元高价成交。据收藏家唐矩介绍,张小军初涉收藏,一年时间已经投入9位数巨资。此外,本次拍卖被张小军收入囊中的还有学院派画家段建伟的《游泳》、徐芒耀的写实油画《站着的女人体》、韦嘉的石版画《遥远的寂静》等等,这些作品的风格、题材、媒介差异很大,也使得媒体对这位新晋藏家充满好奇。
 
  据表1、2,用柱形图比较当代艺术家、老油画、写实油画家、学院派艺术家这6年来的市场表现,可明显看出一线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成交总额均未回到2006年秋—2008年秋的水平,但老油画与写实板块则反超,尤其是赵无极及朱德群的个人表现,成为领涨主力。从表2中可以看到,写实板块表现持续稳健,这说明总有新的资本在陆续进场。由此不难想象中国人对写实绘画的情愫之深。据业内人士透露,今年秋拍,很多新晋“土豪”在国内某知名拍卖行购买了不少百万以内的写实行货,“真替他们的审美‘捉急’”。
 
  虽然艺术圈内瞧不起写实画派的人比比皆是,但在今年的中国嘉德秋拍中,被视为古典写实油画“标杆式”人物靳尚谊的《塔吉克新娘》以8510万元成交。有媒体称此幅作品的高价成交是内地收藏趣味的进一步彰显。但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暴涨暴跌只可印证当代艺术品市场的脆弱和不成熟,《塔吉克新娘》的横空出世能否被称为本土化审美呈现,能否拉起一波写实高潮还是值得商榷的事情。
 
  近年来,写实油画在内地市场显现出非同一般的市场适应力。在写实板块,杨飞云与艾轩均有高价突破,总成交额也在逐步上涨,但并不表明所有写实画派都在上升,比如冷军这两年交易就出现不小的下调局势。今年秋拍,杨飞云共上拍12幅作品,流拍一半。另外,查看拍卖数据不难发现,能够拍出高价的大部分作品均是杨飞云80年代及90年代创作的精品,比如今年在北京苏富比秋拍中的《小演员》。
 
  值得肯定的是,写实派作为一个稳定的投资板块在目前看来没有问题:表现形式符合大众审美,部分一线艺术家也有着固定的收藏群体。但是,从收藏大盘上来看,写实画派所拥有的收藏群体只是局限在国内,另外,随着当代艺术理念的成熟发展,主流批评家也不会青睐此类艺术作品,所以升值空间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前几日,批评家吕澎对《塔吉克新娘》的高价成交曾在媒体上提出一些质疑观点,言论自然刺激到一定的藏家群体,引来一些反驳的声音。其实,对于写实画派应理性看待。就算是屹立市场不倒的王沂东,其作品交易也在发生变化。比如其2001年创作的《瑞雪》曾在2006年的中国嘉德秋拍中拍得330万元,后于2010年在北京保利转手价为1120万元,2012年秋拍时此幅作品成交价则仅为1322万元。从数据中不难发现,此幅作品近两年的上涨空间与前几年相比少了1倍之多。所以藏家也应警惕,不仅要选择有市场基础的艺术家和艺术家的优秀作品,另外也应仔细分析艺术家所处的市场点位是否适合入手,理性判断未来升值空间。
 
  今年秋拍,一批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的名家名作及学院派艺术家也在此次拍卖会上亮相。比如在北京匡时秋拍中,翟建俊、段建伟、忻东旺、徐晓燕、申玲等艺术家的作品均有良好表现。段建伟1995年创作的《队长》以不到50万元的价格起拍,落槌价格为218万元,其1995年创作的《游泳》以不到30万元起拍,落槌价为94万元。查看拍卖数据发现,这几位艺术家整体的市场表现同大部分学院派艺术家一样,并不出色。这几件作品最大的共同点均是艺术家成熟风格时期的代表作品,多有不少出版书籍著录等,藏家做出这种选择多是考虑精品投资策略。
 
  从拍场新秀寻找价值洼地
 
  2006年到2008年主要交易品种是以F4等为代表的高价当代艺术品;2009年到2011年主要以老油画、写实画派、当代艺术早期精品带动起来;2011年到2013年,资金出现分流,一些新贵及藏家开始消费以“70后”为代表的中青年艺术家及一些新晋“60后”艺术家。从艺术作品特点来看,简单模仿、风格重复、符号化、血腥、流于表面化的作品渐渐受到冷落。在海外有着一定市场的摄影、多媒体、装置及观念性作品,暂时露出收藏苗头,但还未完全被国内藏家认可。
 
  作为在中国内地设立的首家国际艺术拍卖行,苏富比“北京艺术周”日前落下帷幕,其间的“现当代中国艺术”拍卖会以2.27亿元人民币收槌,高于预估价格一倍之多。除去在价格上的惊喜以外不难发现,苏富比的征集作品中有不少值得藏家关注的“价值型股票”。
 
  “80后”艺术家陈飞的《熊熊的野心》表现令人惊讶,起拍价只有18万,而最终成交价却高达542.8万元,这件作品是陈飞第二阶段创作的一件重要作品。从表3中可明显看出陈飞在二级市场中的良好表现。分析来看,陈飞作品上涨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其作品画面感强,精致,具有明显的叙事性,深得国内藏家口味;另外,他每年创作作品稀少,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价格的上涨速度。同样,从表3中也可明显看到“70后”代表艺术家王光乐的上涨速度。今年秋拍,王广乐一幅约估价40万的作品经过多轮竞价,以100万落槌。但是,同为“70后”艺术家的韦嘉在近两年的拍卖中走势下滑,这主要与他过早在二级市场中上拍作品及高价交易有直接关系。
 
  此外,部分新晋“60后”艺术家也表现良好,比如王兴伟2005年创作的《高尔夫球手和西瓜No.1》曾在2010年的香港佳士得以63万元的价格成交,在今年苏富比北京的秋拍现场,经过场内及场外委托的多轮激烈竞价,最后以365万元成交,超出最低估价四倍多。王兴伟和谢南星都是尤伦斯及乌利·希克所推动的当代艺术家。与谢南星不同的是,王兴伟的画面表现更含蓄缓和,符合中国藏家的审美要求,加上其创作风格形式的多变及作品背后的隐喻意义,必定会推动未来的价值增长。一直以来,徐冰、蔡国强、谷文达、黄永砯被媒体称作是“海外市场四大金刚”,在今年的秋拍中,谷文达的一件作品在匡时专场拍卖中夺得头筹。同样,在香港、台湾、海外具有一定市场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也应是内地藏家值得关注的对象,比如徐冰、谢南星、张洹等。
 
  从这几年的艺术家市场表现可明显看出,介入当代艺术的藏家越发理性和成熟,也在表明操盘者及操盘理念在逐渐发生变化。值得肯定的是,学术和资本的两重标准将会共同决定艺术作品的价格及走向。
 
  想买到对的货必须做好前期工作
 
  如何判断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换言之,到底哪些当代艺术作品才是值得收藏和投资的?当代艺术品市场并不是没有好的艺术家和精品,而是需要对艺术家及其作品重新发现。
 
  对于艺术家未来的价值判断,要选择在学术上认可的艺术家,要从艺术家的背后做文章,对艺术家创作、展览、出版、收藏、市场等各个层面都应该考虑到。比如艺术家是否参加过过对中国当代艺术起关键作用的几次展览,比如1989年中国美术馆的“中国现代艺术展”、1992年首届“广州双年展”、199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等等。另外,一些推广过优秀当代艺术家的国内外画廊及机构也应是重点关注对象,比如高古轩画廊、佩斯画廊、尤伦斯中心、红门画廊、麦勒画廊、香格纳画廊、长征空间、亚洲艺术中心、常青画廊、北京公社、魔金石空间等。在作品选择上,要尽量选择艺术家成熟时期的作品、有代表性的作品,要严谨要求作品本身的质量、新鲜度、罕有性、重要性等。
 
  在资金分流的情况下,会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涌入市场。在二级市场中,藏家应重点区分指数造假,比如操纵指数,尤其是指数里面交易不是很多的情况下,如有一件作品被托高,其指数自然就会升高。另外,还要注意作品低价落槌、重复上拍的对比等。国内拍卖行最主要的造假形式就是低价落槌。一般来说,重复拍卖估价低于此前成交价,则此前成交有假拍嫌疑,比如上文提到的曾梵志的《天空系列·眺望》。另外,艺术作品短时间内换手快,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艺术家市场有投机泡沫。这主要发生在某个艺术家市场上涨的过程中,持有者对其长期升值潜力无信心,希望通过短线交易赚“快钱”。所以说,可靠的信息来源、深入的现场观察和专业的数据分析等都是甄别拍卖是否真假成交的有效手段。
    相关热词搜索:骂战 变革 艺术市场

上一篇:藏家拍场的明争与暗斗
下一篇:中国古董珍玩拍卖市场受热不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