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出现在拍卖场上的“爱情信物”
2013-08-09 14:10:55   来源:中奢网   

上一张
分享到:
查看原图
  两个人在热恋的时候,都希望可以将最好的礼物送给对方,寄望爱情可以永恒。经岁月磨砺,这些见证他们爱情岁月的礼物,经过兜兜转转,最终出现在拍卖场上,让我们可以从这些物品中再度追忆属于他们的爱情。

  毕加索为拉波特所画的素描
 
  2005年,20幅绘画大师毕加索的素描在法国拍卖,这些被称为“20封爱情书信”的素描由毕加索前情人吉纳维夫·拉波特珍藏了50年之久。
 
  这20幅素描均是毕加索为拉波特女士所作,世人可以从这些珍贵的素描中洞察毕加索的爱情世界。之前,毕加索一直以他充满暴力和毁灭性的爱情而著称。
 
  拉波特曾是制片人和诗人,获得过纪录片奖。她说,毕加索在世人心目中的暴君形象是错误的,“他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有礼貌、聪明还有些羞怯。”
 
  这些素描是在毕加索70岁,她24岁时所作的,当时毕加索就是用这些素描来吸引她的。有一幅描绘了年轻的拉波特全裸躺在床上,另一幅则是她身着一件海员套头衫。还有一幅是她穿着一件婚礼服在另一幅立体派艺术作品中,一个年轻和一个年老的情人的脸缠绕在一起。
 
  拉波特也承认,1953年她作出了“抛弃”他的决定,这也使她免遭了毕加索性格更具破坏性一面之苦。当时,她拒绝了跟他到法国南部的要求。
 
  温莎公爵夫人的珠宝
 
  珠宝总与艳遇有关,而它们在温莎公爵伉俪的爱情故事中一直担当着重要的角色。温莎公爵终其一生,为公爵夫人购置了不计其数的珍贵珠宝,这些首饰成为了两人爱情的见证。
 
  1987年4月,一场温莎公爵夫人珠宝拍卖会在日内瓦举行,世人蜂拥而至,通过这些珠宝窥探这对传奇人物的爱情生活。这批珠宝珍藏在纽约及日内瓦共展览了11天,1000人参加了为期两天的拍卖会,共拍出了306件拍品,总成交额高达5000万美元,创下了单一收藏家的珠宝品拍卖纪录。
 
  2010年,伦敦苏富比将于11月30日在伦敦再度拍卖珍藏中的20件珍稀珠宝,总估价约为300万英镑。温莎公爵曾多次委托欧洲高级珠宝商为公爵夫人设计独一无二的珠宝首饰,不少首饰上都刻着日期,以及他们爱情生活的点点滴滴,能看到温莎公爵伉俪这对传奇人物的独特品位,同时流露出他们爱情生活的温馨片段。
 
  “我可以为你而死”郁达夫对王映霞浓烈的感情被这些信件记载了下来
 
  2005年,郁达夫致王映霞的“我很真心,我简直可以为你而死”等8封情书以34万元高价成交。
 
  “富春江上神仙侣”,是诗人柳亚子对郁达夫、王映霞夫妻俩由衷的赞美之词——当然,此句只适用于他们离婚之前。20世纪20年代,两人的爱情故事一度是文坛的一段佳话。自郁达夫第一次遇见王映霞,就深深地爱上了她,随即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其间,郁达夫写了无数的情书与情诗。
 
  梦露对肯尼迪的感情毋庸置疑,这块腕表可能是剩下的唯一见证了
 
  美国一代艳星玛丽莲·梦露送给已故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劳力士金表,2005年在美国拍卖,成交价高达十二万美元。
 
  在1962年5月19日庆祝J.F·肯尼迪总统生日的麦迪胜广场祝寿会后,有关玛丽莲·梦露和肯尼迪总统的绯闻就广为流传。在祝寿的庆典上,玛丽莲-梦露唱了那一首著名的“生日快乐”,献给J.F。肯尼迪总统。
 
  梦露还送给约翰·肯尼迪一块金劳力士手表作为生日礼物,表上刻有“杰克,玛丽莲永远爱你。1962年5月29日”字样,在表壳内还有一首标注为“在你生日时的衷心恳求”的诗。
 
  文件显示,肯尼迪当年收到这只手表后,浑身不安,亲自下令助手奥唐奈把它毁灭。奥唐奈及其家人却把手表收藏起来,过去数据十年一直守口如瓶,到现在才公诸于世。
 
  吴冠中《夫人朱碧琴画像》
 
  2011年11月16日下午,中国嘉德“二十世纪中国早期油画”在北京国际饭店举槌。吴冠中《夫人朱碧琴画像》从320万开始叫价,几番出价之后,最终以400万的价格落槌,该拍品的此前估价为400万~600万。
 
  《夫人朱碧琴画像》为吴冠中为数不多的人物作品,吴冠中画其夫人朱碧琴的油画像总共不过三幅,此幅作于1962年,为三幅中最早的一幅。吴冠中曾说:“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梵高和妻子。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梵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吴冠中用饱含深情的笔触,描绘了妻子的温柔和坚强,记录了两人一起走过的无数平淡的日月,是她在画家的创作道路上给予了吴冠中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不爱戴安娜却爱卡米拉,谁能弄懂爱情这玩意?
 
  英国王储查尔斯与卡米拉30年前在一个盛有福特纳姆与马森牌巧克力的铁盒上“创作”的涂鸦将被拍卖。他们不但在上面画画儿,而且还写下了一些低俗的玩笑话。
 
  这个巧克力包装盒上的图画是福特纳姆先生和马森先生坐在一驾马车里,车后面载着各种圣诞礼物。但威尔士亲王与康沃尔公爵夫人却在马车的下方添加了一堆马粪和泥水坑,并写了一些无聊笑话。他们还为图画作了注释,比如把福特纳姆先生与马森先生描述为“两个老年同性恋”,将圣诞礼物的大包裹叫做“同性恋礼物”。此外,这对情人还把盒子上的标志语“福特纳姆与马森”改为“新鲜与肮脏”。
 
  拍卖人理查德介绍说,这两个人当时正在布伦海姆宫过圣诞节,“这很明显是查尔斯与卡米拉一个愉快夜晚的产物。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当时他们深爱着对方,其中一些注释甚至是有些粗鄙的”。